草世木

(。ì _ í。)

隐隐的知道日剧的套路不会这么容易的放过,不会这么容易被得到。
嘛,嘛…怎么说呢,虽然知道主旨并不是在否定那样的女生聚会,她们无非是想改变而已,终于鼓起勇气站上打击位,挥棒落空也罢,打出安打或者能打出一个全垒打就更棒了。就本人来说,习惯现在的生活了,像她们一样找个种名目出来吃吃喝喝,或者根本就不用找名目,只需要一个消息就能成行。总之抱着现在的生活挺好的,不需要改变。别人怎么看无所谓。但以后会不会像她们一样想要寻求改变,那以后的事了,突然某一天,像她们一样被一语中的的点醒,其实,那个金发的出现,他的话无非就是个契机,她们自己也想改变很久了吧…虽然在嘲笑别人,其实也是羡慕吧。
至于那个金发,看似尖酸刻薄,毒舌腹黑,暖心的行为也有。照套路,肯定有一段故事。

竹林深深

“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敏敏老师看着眼前这两个一身土的孩子实在是头疼欲裂。想起每天早上他们被送来幼儿园那样子,小模样水水灵灵的别提多可人了,一到放学时间把这俩小泥猴一起交出去时家长的脸,敏敏老师实在无力回想。
“星巴愿先欺负我的!”小就就鼓着一张脸,委委屈屈的说,说完以后还咬了口星巴愿给的苹果。好像刚才跟着星巴愿爬上树,扯着星巴愿的衣服把他拉下来,两人一起滚在地上打了一架的人不是他一样,吃得心安理得的。
“因为只有我才能欺负你啊~”星巴愿表情愉快的凑过去也咬了一口苹果,嗯,真甜。九九真可爱。
啊,这么小就攻受分明真的好吗?敏敏老师一脸担忧的看着傻九九那张小脸,傻孩子这么早就被吃得死死的。“以后不能这样了,星愿,成就。”
“是,老师。”
“星巴愿,你讨厌,咬我的苹果!” “这苹果我带来的。” “进了教室的苹果都是我的,你不知道吗?”“是吗…”

风和日丽的一天,竹子班的小朋友们依旧活力四射的在幼儿园的操场上愉快的玩耍。
班长星语看着自己的弟弟正在奋力的爬上一个小石头堆,无力的想:这小子又在找死了。
正在星愿奋力的朝石头堆进发的时候,成小九对石头堆旁一棵小树苗实施揠苗计划,自从那天三哥跟他解释过揠苗助长这个成语以后,他就对这棵小树苗产生了浓厚兴趣。无奈他实在个头不高,不能一次就把树苗拔起来,所以在多日努力后,今天他又向树苗伸出了白嫩嫩的小手,在努力了几次以后,他突然感受到了阻力不见了,连带着他也向后仰去,就在这时,他听到“啊~”的一声,肚子上就落下一个重物……
于是,成小九手里拽着小树苗,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声,天降重物星巴愿还没有缓过神来,被着哭声吓了一跳,赶紧爬起来搂着成就。
“九九,对不起,对不起,你别哭了。”

“哈哈哈,这俩孩子,太可爱了。”成家妈妈实在笑得忍不住,全然不顾自家孩子脸上还未干的泪迹。
一旁的星家妈妈看着九九的检验报告松了一口气“还好九九没事,在往下点星小愿你就后悔一辈子吧。”
“就是说啊,愿愿要你对我们家九九负责啊。”成家妈妈揉着星愿的脑袋说。
“好的,阿姨。”星愿牵着九九的手说。
“咱妈,这是把九九卖了吗?”跟着妈妈一起来医院的成家老八,看着幸福的吃着苹果的老九,一脸担忧。
成老七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,靠在九九的头上都快睡着了。我们家九九的头顶软软的,真舒服。听到双胞胎弟弟的问题,他伸手捧着九九的脸,捏了捏。“看着好像还卖出了好价钱。”